紅三軍遭襲陷困境 賀龍攜軍隊轉戰武當山

紅三軍遭襲陷困境 賀龍攜軍隊轉戰武當山

    |    作者:zjl      |     發布日期: 2018-09-10     |     [      ]

  在那個戰火紛飛的年代,在道教圣地武當山上,賀龍率領的紅三軍將士與武當山道士演繹了一段催人淚下的戰地生死情……

  1931年5月24日,均縣蘇維埃政府在浪河店正式建立。6月9日,紅三軍遭到當地土匪武裝的突然襲擊,戰士傷亡較重,需要馬上搶救治療。當時周圍敵人封鎖很嚴,傷員救治問題讓賀龍犯了難。正當一籌莫展之時,賀龍突然想到了位于不遠處的武當山,立即手書一封長信,派通訊員連夜送上武當山的紫霄宮。武當道總徐本善看罷信,當即表明心意。賀龍連夜集合隊伍轉入武當山地區。

  武當山作為道教圣地,有著嚴格的道規,嚴禁道士參與軍政之事,而如此大規模的部隊進駐,對于武當山來說,還是第一次。

  為了解除全體道眾的顧慮,賀龍在進入宮觀前給全軍“約法三章”:全體紅三軍官兵必須尊重道教道規,保護武當山宮觀的一切文物,不損壞道觀的一草一木、不拿道士的一針一線,違者嚴懲。

  當賀龍等人來到紫霄宮時,武當道總徐本善帶領紫霄宮道士50余人在東天門外的威烈觀夾道歡迎,還組織南巖宮、復真觀、中觀、下觀等宮觀的道士悉心接待紅軍官兵和傷病員。道士們協助紅軍安排好500余名傷病員。徐本善還部署將紫霄宮西宮院作為紅三軍的后方醫院,將紫霄宮父母殿的西房作為賀龍的臥室兼紅三軍司令部辦公室,并派弟子暗中保護賀龍安全。至今,父母殿內西耳房仍掛著“紅三軍司令部”的牌子,屋內保存著當年賀龍用過的辦公桌椅、茶具、筆筒、木床等。

  在武當山休整期間,賀龍曾經執意向徐本善拜師學拳。徐本善卻稱自己不能為師,只言一起研練,切磋技藝。賀龍在軍務間隙,向徐本善學得一套完整的武當拳。武當山地區當時交通不便,物質匱乏,軍需供應極為困難。徐本善見此情景,就把紫霄宮庫房內庫存的準備度災荒的錢糧拿出來支援紅軍,首先保證紅三軍傷病員的飲食所需。由于紅三軍的傷病員很多,后方醫院十分缺乏醫護人員和醫藥,徐本善安排大弟子帶人到武當山的深山老林中采集中草藥,用武當傳承秘方配制金創藥為紅軍傷員內服外敷;指派王教化、羅教增等道士協助醫務人員護理傷病員。在武當道士們的協助下,大批紅軍傷病員很快恢復健康,回到前方部隊。

  此外,徐本善和道士們還與紅軍一起戰斗。1931年初秋的一天,當得知國民黨五十一師欲從光化縣走水路運送大批槍支彈藥到鄖陽、紅軍計劃中途截獲的消息后,徐本善便面見賀龍,要求隨部隊一同前往。

  考慮到徐本善及其弟子的安全,賀龍婉拒了他的好意。徐本善卻放心不下,連夜帶領段合煙、李合林等弟子趕赴光化,探聽船只起程日期,并同紅軍戰士一起隱蔽埋伏在孫家灣。待運送槍支彈藥的船一到,徐本善利用與運送槍彈的敵兵連長比武的機會,配合紅三軍一舉俘虜了押運槍支彈藥的敵人,繳獲了全部槍支彈藥。

  賀龍臨別時,特贈武當山道士1公斤黃金和一些銀元,以示答謝,并贈對聯“偉人東來氣盡紫,樵歌南去云騰霄”一副,暗嵌“偉樵紫霄”四字,以示贊頌之情。

  新中國成立后,賀龍仍然十分關心武當道教的發展和道士的生活。1953年5月,賀龍以個人名義給湖北省有關領導專發加急電報,詳細詢問武當山政治、經濟發展和文物保護情況,特別提到道總徐本善,以及武當道士健在多少、生活狀況及當年最后一批傷病員去向和現狀等。

  賀龍曾習武武當,武當拳打得出神入化,他深知武當拳法修身養性的功效。上世紀60年代中期,賀龍任國務院副總理兼國家體育運動委員會主任時,還專門到湖北省體委,詳細了解武當拳法的推廣情況,指示要有計劃做好武當拳法的推廣工作,發揮武當拳法在國民健身、提高國民身體素質中的重要作用。 武宣

2018年09月04日 來源:十堰晚報


主辦單位:十堰市檔案館(史志研究中心) 技術支持:十堰政府網

備案序號:鄂ICP備05004558號

聯系電話:0719-8651090 郵箱:[email protected]

快乐10分开奖查询 群英会走势图彩乐乐 上海哈灵麻将app 体彩排列3三天计划投资 上海11选5计划预测 上海时时乐开奖今天 福建体彩36选7规则 挣钱软件排名第一 pk10走势图官网 广西快乐双彩走势图 上海天天彩选四走势